l冷月♤高三沉底

aph中养老
只要不拆不逆米英,其他博爱!
最近混D5除杰佣其他同上
对于一个只要给亲友看了就不想发了的人,高产?
什么我听不见!

【米英】我是你的小熊

·2018米英七夕学院企划

·19:30♤文

·我是你的小熊

·老福特吞了之前的,现在补发,抱歉迟到了。bug太多,等我番外(?)

七夕快乐。双暗恋背景,你的好友痴汉米上线!

  在刚开学时阿尔弗雷德就注意到亚瑟了。当时他正在陪自己的兄弟看开学典礼。

  典礼开始前,马修正的坐在一旁和自己的熊说话,阿尔弗雷德无聊的打着手机游戏。

  提前到达的女性同学们,偷偷的打量着阿尔弗雷德几个人凑到一块对着他开始花痴笑。但在拿出手机准备收藏一张照片的时候,她们有人忘记关闪光灯,特别坚强的闪光灯依旧发挥他的作用连拍中。

  幸亏游戏结束了,阿尔弗雷德默默的拍着胸脯感叹。抬头看向灯光出现的地方,随后微微低了低头,唉,灯光有些闪她怎么还不关?

  但看在对面的眼里就不是这样了。“嗷嗷嗷,阿尔弗雷德朝我点头了。”“他看的是我。”“明明是我的灯光太闪,让他注意到我。”“……”几个人就忽略正主争论开。

  妹子你能先关了闪光灯嘛?好闪…来自被争论正主的内心os。

  “你好,这位小姐。可以把灯光暂时调暗吗?会影响到其他同学的观看。”对方稍稍压低的声音让阿尔弗雷德感觉对方好像是在自己耳边低喃,那熟悉的伦敦腔,几乎急切的寻找声音的出处,但是光线实在太暗只能大概判断位置阿尔弗雷德莫名突然想要刚刚的灯光。

  大概是对方走了,女孩子们又开始了她们的座谈。

  “咱们新上任的学生会会长知道吗?”

  “超级绅士的那个?”

  “刚刚那个?”

  “就是,据说是据说,他的房间里全是布娃娃!各种各样的都有。”

  “啊?不是吧?感觉好...”

  “所以他现在还没有女朋友?”

  “毕竟大部分人不想和这种扯上关系。”

  “这种好恶心,亏我还想跟他表白。”

  “只是据说了,乖……”

  这是阿尔弗雷德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真的不是故意偷听的,她们在旁边声音太大了·真的,自己在他们说完对方就把耳朵收起来了。

  大概整理一下,自己无意!无意!听来的。

  会长会每天7点起床做一盘奇怪的东西吃(应该是可以吃的?)。8点准时到校,在图书馆看一个小时左右去学生会。为了更具体的知道的相关,阿尔把自己几乎挂名的部长之名拿出来,进入学生会。

  有点毒舌又好强,其实对待朋友真诚而十分温柔,让人想要去亲近他,但有点认生。最重要的是做的菜是黑暗料理,这一点一定要圈出来,以后注意(?)。爱好是雨伞、司康饼、泰迪熊和英式摇滚。长期身上带着伞,初步判断来自大西洋彼岸,当然那浓厚的伦敦腔也是判断依据。当然据观察表明会长的房间里不是布娃娃是泰迪熊偶尔有几只兔子和独角兽。

  合上手上的小本本,阿尔弗雷德揉了揉有些酸疼的脖子,把望远镜放下。被自己观察的对象正在自己的宿舍窗前睡觉。

  有些兴奋,自己找了这么久原来就在咫尺之间且连宿舍都是面对的,有点迫不及待了。靠在栏杆上盯着对面已经拉上窗帘的宿舍,眼睛闪过一丝光。

  我的。


  其实要偶遇会长还是蛮容易的,手中举起一瓶水,瓶子上的凉气凝结成水珠和嘴角溢出的一起滚下顺着胫部滑过喉结流进球衣里,阿尔弗雷德这时有些走神他目光紧紧的追随着那个身影。

  他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眼看就要和路灯来个亲密接触。右手在地上摸索着眼睛却还是不移,眼看着只剩下一米左右,他将右手的东西扔出。篮球撞击路灯发出巨大的声响,之后进入了会长的怀抱。

  “......”突然想爆了那个球怎么办?眼底闪出一丝阴沉,但在对方看过来的时候消失的很快,虽然确定对方肯定看不到。

  亚瑟正想的出神,突如其来的声响另他突然回过神怀里也多了一个篮球。看了看眼前的路灯,颠了颠篮球,左右张望,发现敌人踪迹!

  咳咳。默默地扭头偷笑了一下。

  亚瑟目测了一下距离差不多,奋起扔出,篮球坚强的飞了一半下来了。

  “......”亚瑟os不科学刚刚明明飞过来了的,我这边是逆风的一定!

  亚瑟默默地抱起来向着阿尔弗雷德前进。

  “中午好,今天天气很热,怎么还不回宿舍?”嘴角微微勾起,标准的笑容,但没有感情。

  “中午好,会长不是也还没回嘛?”抬头望向正好那个帮自己挡住阳光的人,露出灿烂的笑容,弯起眼睛掩盖住里面的感情。“宿舍水管爆了我们那一层的全部要搬离呢,还没确定下去哪里。”

  “大中午的在这里不热么,阿尔弗雷德?”歪了歪头,看着对方往自己的阴影移动悄悄的翻了个白眼。

  “你知道我吗?不热哦。”阿尔弗雷德伸手将面前的人拽到自己的身边一起坐下,神秘的眨眨眼睛“我有这个...”从身后依着的球框后面拉出来一个大背包。

  被拉着坐下亚瑟也不恼,对那个背包的好奇让他几乎是趴在阿尔弗雷德身上去求近距离观看背包。一点也没有发现阿尔弗雷德在自己探过头去的时候的眼神。

  “喂,喂!你倒是说是什么啊。”看着对方一直没有反应,亚瑟在阿尔弗雷德怀里抬头看着对方焦急的催促着,一点也没发觉自己和对方的现在是多么的像和爱人撒娇。

  “嗯嗯!其实也没什么了。”晃晃头将心里所想排出去,也不保持神秘了,直接拉开拉锁露出里面的东西。小风扇,小型喷雾器,制冷器...

  “......”神奇。

  “亚瑟会长,这里很凉快的...”所以留下来陪我吧。闪着光期待着看着对方,亚瑟没有注意到阿尔弗雷德的未结的话语,他只是看着觉得好像一只求虎摸的大型犬之后手就已经摸了上去,两个人都有些呆住了。

  扭过头,妄想悄悄地把手撤回来。阿尔弗雷德也没在意,只是把对方拉的更近一些让两人都在这凉气下。

  “怎么了?”被突然拉住亚瑟差点摔倒,有些埋怨。

  “还有好长的陆才到宿舍呢,这里也不是特别热,会长就在这里休息吧。”把亚瑟又往自己这边拉拉,确定对方全部都是在冷气下。

  “我不是要陪你的,只是你这里挺凉快的,而且刚刚也真的谢谢你了。”例行的傲娇后还是顺从对方坐下了。

  “明白明白!”这个教科书式的傲娇对自己展现还真的很好呢,刚刚那个笑容还真难受呐。

  把头枕在对方的肩膀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两人相互依偎的度过了午休时间,醒来后有相互告别走向相反的路。

  明明这是两人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相处,意外的很和谐呐。


  “胡子,学生宿舍什么时候水管炸了?”回到学生会工作了一会的亚瑟突然想起来起身敲了副会长的门。

  埋在一堆文件中弗朗西斯冒出偷来,想了想“是有这事没错,好像是有个同学坚持认为那个宿舍水泵哪里的水管是自己的,之后强行拔出来,他们就全被淹了。”

  “那你不早说!那层学生住哪里安排好了?”亚瑟有点想拔胡子了,这么重要的事情不说还有时间去调戏妹子!

  看着那个小少爷的气压有些不对,弗朗西斯默默地把脑袋又埋在了那堆文件中,咳咳其实自己那个时间在罢工,忘记了。你们不知道对吧?

  亚瑟等了一会发现对方没法反应,正在摩拳擦掌的准备拔胡子,那边求生欲极强的副会长冒出声音“安排好了,学生会不是都是单人占双人吗?大部分人都去找学生会的合住了。”

  之后亚瑟就走了悄无声息的走了,而这边以为会长一直在而拼命工作的副会长偷偷抬起了头来。

  会长回到办公室继续工作,那边阿尔弗雷德听到耳机里面传来翻页声后拿下来一只耳机,对旁边的女生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让对方的心跳加速脸上的热度炸了开来。

  “你好,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琼...琼斯同学,我我是下次校典的奖品负责人,这次想询问琼斯同学关于奖品的意见...”随便邀请和我一起参加。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女生的勇气好像就已经耗尽了,连结巴的勇气也没了,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好像要盯出一朵花来。

  “哦哦,这件事情嘛?我觉得娃娃那种布偶比如泰迪熊独角兽的那些比较好吧,毕竟大部分女生还是偏爱这些不是吗?男生得到了也可以哄女朋友啊。”当然男朋友也是可以哄的。

  好像想到什么,阿尔弗雷德眼睛里明显流出开心,让刚刚抬起头的女生有种闪瞎眼的感觉。

  耳机里面突然出现凳子移动的声音,阿尔弗雷德对女生点头致歉,重新带上两个耳机拉着行李箱向前走。忽略掉了女生的尔康手。


  自己其实不经常在宿舍住的,半年前就买下房子搬出去了,所以东西还是从外面重新拖回来的其实淹不淹也没什么。

  不过,还不错。

  看着对方上楼,听着耳机里面的水声,慢慢悠悠的拖着行李箱上了楼。自己挺期待的对于未来的同居生活(?)。

  敲开面前的门,看到对方明显匆忙穿上的衣服,阿尔弗雷德嘴角的笑容开始扩大,有一种莫名的满足感。


  虽然最初费了半天才忽悠的会长让自己住进来,但是结果是美好的未来是明亮的...个鬼!

  当这个星期已经不知道第几次亚瑟抱回来一打情书,并熬夜回复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感觉自己有些难过。

  躺在床上阿尔弗雷德打着游戏带着耳机,眼睛里面溢满了阴怨。直到对方拍了自己一下,才回过神来,收起那些汹涌的感情露出自己的招牌笑容。

  “亚蒂,怎么了?”

  “我们能不能商量件事?”抱起原本隔在两人中间的泰迪熊,揉着它的耳朵看向阿尔弗雷德。亚瑟把房间里面的两个床合并在一起变成了大床,平时他就是睡在他的一堆娃娃里面,阿尔弗雷德刚来的时候拒绝了还原而且表示不介意这些娃娃。所以经常看见亚瑟抱着泰迪熊,有些后悔了。

  让视线不再怨恨看着那只泰迪熊,阿尔弗雷德抬起头看向亚瑟“怎么了,亚蒂。”

  阿尔弗雷德的声音本来就很低沉磁性只是平时他很少这样说话,现在突然这样感觉就好像是对恋人耳语,让亚瑟耳朵有点红。

  感觉后面的话好难说。掩饰似得清了清嗓子,尽量让自己眼不转移的看着对方。

  “我们假扮情侣吧!”其实说出口也没什么,看着对方明显愣住的神情,再次清了清嗓子准备开始说出事先相好的理由。

  “因为...”

  “好啊!”

  后面的话堵住出不来怎么办?这么随便答应真的大丈夫?_(:_」∠)_

  说完阿尔弗雷德好像也没有在意似得倒回去继续打游戏了,让亚瑟有点失望。但是仔细观察他的手在抖,连续按错好几个键game over的声音一直在耳边回响。

  亚瑟回过头继续处理那些情书,错过了抬起头的阿尔弗雷德眼中的兴致。

  Game over? No, no, the game's just started.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面,味音痴平凡相偕出入,不但把两人身边的各种爱慕者挡住也给吃这对冷cp的大家频繁发糖。

  但是福祸双依自己算是体会了通透,王耀诚不欺我。看着干干净净的屋子,亚瑟的第一反应有点跑了。

  “阿尔,娃娃呢?”伸手拉拉自己的零时男友,亚瑟现在希望是对方收拾的虽然可能性不大。

  “不知道啊。”

  “不是你打扫的吗?”现在那点希望被打碎,亚瑟有些蒙了。

  自己不能没有他们,不行的,这样不行的!

  亚瑟慌张的跑进屋,床底下没有,衣柜里没有,书桌下没有,阳台没有,浴室没有。亚瑟瘫坐在地上完全不知道怎么办,都没有怎么办?怎么办?!

  慌张的亚瑟没有看见阿尔弗雷德嘴角的那个有些诡异的笑容,当他茫然的看向他的时候那个笑容换成了担忧的表情。

  “阿尔,不行的,我不行的。”完全慌掉的亚瑟也没发现这个细节,抓住他的手仿佛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却不知道自己握住的是个那个罪魁祸首。

  “慢慢说不着急。”轻轻的拍着自己男友的后背安抚着对方,将他抱在怀里好像要告诉对方自己在这里不怕。

  之后阿尔弗雷德成功听到了自己寻找已久的关于亚瑟娃娃的原因。

  将那个陈年已久的事情对自己诉说,他可以感觉到那件事情很痛苦,对方身体在他的怀里微微颤抖。

  “不怕,不怕,我在呢。”

  “没事的,我在,我在这里,不怕。”

  轻轻拍着对方,低声安慰着,虽然心疼但是眼睛里闪过一丝决绝。

  “我很小很小的时候,那时候我现在的父母还不是我的父母是我的叔叔婶婶。我家里有着三个哥哥,我最小,一家人还在一起,还在一起。但是当我们去给我的爷爷过生日时一切都变了。”他抬头看向他,眼里的悲伤几乎要把他掩埋,他突然有些后悔了不想听了,其实没什么不是吗?为什么非要听呢?他想说不要想了,没事的,现在没事的,不要把伤口扒开了。但他好像明白似得,直接伸手捂住他的嘴。

  “不要说话,不要阻止我,我想说出来。那天我和其他人玩捉迷藏顺便等叔叔一家过来一起开饭。我当时小躲进了姐姐的娃娃里面,之后他们就没了全没了。”说到这里他的手无力的滑下,仿佛又回到了那时。阿尔弗雷德把他拥入怀里第一次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混蛋。

  “当时闯进来了人,我不知道有几个因为即使外面的声音很大我也以为是他们为了让我出去,我就咬牙在娃娃里面待着。后来进来了一个人一个男人,他打开柜子翻爬下寻找床底下,之后就走了。我当时根本不敢动,僵硬的待在里面因为我看见了他手上那把正在滴血的刀,我一直保持着那个动作直到叔叔的声音出现。”

  “估计他以为不会留活口,连脸都没挡,他很快被抓了但是我只能在娃娃里面才能睡着,一直到现在。”

  一时间安静了下来,阿尔弗雷德有些不知所措。

  “抱歉,我可能今晚睡不了了,你先睡吧。”说着离开了他的怀抱,虽然哪里很温暖。

  再快离开的时候,阿尔弗雷德突然把亚瑟抱了起来。直接上♤床脱掉外套,盖上被子将他和被子一起抱在怀里。

  “你睡里面,没有娃娃有我,我帮你挡着。我就是你的小熊。不怕,睡吧。我唱歌给你听。”说着真的开始哼了起来。

  “你还小熊呢?大熊都没你大!”看着亚瑟笑了出来,阿尔弗雷德安心了最少能开玩笑不是吗?

  “睡吧,晚安。”

  “嗯,晚安。”听话的闭上眼睛,或许可以呢,或许真的可以。


  “混蛋!我要那个娃娃!你抢什么!”亚瑟炸了,校典上的最高奖励是最新发行的娃娃,而自己的男友一直跟自己抢,哪一个都没赢。

  亚瑟不开心!

  看着对方接过那个泰迪熊,还在对颁发人开心的说话!

  之后他向自己走了过来。

  所以说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在篮球场他向他迈开脚步,现在他向他迈开脚步。他们注定要在一起只因他们都在向对方走过去。

  

评论

热度(32)